[ 特輯 ] 我的台大生活

辜寬敏離開台大 69 年第一次回母校演講 – 回憶與創新 | 台大生活

辜寬敏離開台大 69 年第一次回母校演講 - 回憶與創新

此演講是在 2015 年 11 月 26 日,在國立台灣大學農業經濟系農經大講堂舉辦的。這一堂是雷立芬老師的「農企業管理學」,不過意外的請到辜顯榮大學長回來演講。這一天楊泮池校長也特地前來,在演講結束後贈與辜寬敏大學長一張校友證。

請支持《ヤンヤン的研究之路》原創文章。原文標題:辜寬敏離開台大 69 年第一次回母校演講 – 回憶與創新 | 台大生活,原文網址:https://www.yannyann.site/2018/05/koo-kwang-ming-the-first-time-back-to-school/
辜寬敏在演講
作者ヤンヤン編輯於 2018 / 05 / 11
辜寬敏在演講
作者ヤンヤン編輯於 2018 / 05 / 11

其實令人驚訝的事情是,這次是辜寬敏大學長因為 1947 年二二八運動爆發,被政府勒令退學的關係,所以原本在念台大政治 2 年級的他,就從此離開學校,直到 2015 年 11 月 26 日整整隔了 69 年才重新走進台大校園裡面。

如果閣下在其他網站看到本站的文章被複製貼上,麻煩閣下到「https://www.yannyann.site/2018/05/koo-kwang-ming-the-first-time-back-to-school/」文章末端的 Facebook 留言處告訴我,並請您附上轉貼的網站,萬分感激!

整個演講過程當中有超過三分之二的時間,即使身後有椅子,辜寬敏仍站著演講了 1 個半小時,之後才坐下。

辜寬敏在演講
作者ヤンヤン編輯於 2015 / 11 / 26

最後也給我們提問的時間,我向辜寬敏大學長提問「請問辜寬敏先生,您有什麼座右銘呢?」,學長笑笑回答說其實沒有,只要做對的事情就行了。最後有提問的同學也上台跟辜寬敏合照,也贈送我們每個提問同學一本有辜寬敏親手簽名的書『逆風蒼鷹:辜寬敏的臺獨人生』。

辜寬敏在演講
作者ヤンヤン編輯於 2018 / 05 / 11
辜寬敏在演講
作者ヤンヤン編輯於 2018 / 05 / 11

辜寬敏在演講
作者ヤンヤン編輯於 2018 / 05 / 11

不過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搞錯時間,上面簽的是 11 月 27 日。

那天辜寬敏大學長沒有抽菸喔。文字的話是我在演講當下聽打的,如果有邏輯不通的地方還請見諒。

辜寬敏演講本文

今天辜寬敏,辜董事長來到台大農經系
懷念今天,回到母校,來到母校演講真的非常感動
自己的人生回一下下好像一場夢,大家還很年輕,至種新心情啊,要到這個年齡才會有感觸。我因今天到這裡來,我想跟大家一樣的,曾經一個年輕的青年呢,在過了九十年的這個漫長的一段時肩,他限在如果要他講話,他講蛇麼呢?題目是回憶與創新。
回憶很多很多,頂一下,我要送一本書給大家,所謂的口述歷史,不是我寫的,事XXX教受,某一天來看我,我們的痰話,我不小德口數莉使,他問我我就回答,密書在路因,後來他要寫口數莉使,因為我從日本威回來之後有幾個來跟我講,誒辜先生,你的過去,讓我們有關新,所已寫你的傳記,我說我覺對不要,因為我還活在這李,所為的傳記,都說他多尾大,但我不洗歡這一套,所已我一蓋劇覺但張元至教受來跟他痰話,但我們小德蛇麼是口數莉使,後來小德,大家也許小德,但元限教受是非常一個溫柔的人,他記序問我五講,變成那麼後的一本書,帶回家,有空的話,看一下,不是看辜寬敏做蛇麼是情,看你們的錢被,他的人生,他做蛇麼是情,限在想想,不是說五多麼尾大,種是情,我在那時後那個場面,碰建情笨人不是粗名人,講解過去,和畢回藝呢?因為時帶變的很大,我這個久時年之肩,我經過日本的時帶桶至的時帶,講艐時的時帶,講經國的時帶,李登灰的時帶,還有這個陳水扁、馬應久,這個之間啊,很少,有像我們台灣的有這個變化,那個時候台北呢,以前叫做台北高等學校,日本那時候有所謂的第一個大學,從高等學校畢業的學生,不要考試可以進去,那時候日本政策,將菁英來建設日本,近來台北高校,雖然是一個地方的高校,所為我自幾延就的,我是蠻悠秀的一個清年,所為的悠秀的清年,我是台灣的經應,台灣的經經不是說教奧,但不一定要所為的璇,教奧是對自幾的一個認是,一方面教奧,一方面覺的做一個痰灣的經一有那個則認,所已金天有跟大家講的,,大家是台學生,台灣有幾個,所已大家是台灣的經經別奧妄記自幾是台灣的經應,但是要對自幾很教奧,但自幾也不要妄記,做痰灣的經應同時有經應,光是經應很教奧,這樣很討燕。如果你是經應,同時因為至個樣子你對攝會或對是艐已悠個則認,這樣子鵈已對自幾香當的滿族。
我也一樣,那時候紨的學費有多少,大家經營這個大學,台大,政府拿多少錢來補助,錢哪裡來的呢?差哺多同歲的人,在社會拿一點薪水,扣一點所得稅,已經在補助教育,再補助台大,所以我們台大畢頁,各為攝會不要妄記,我們對攝會有一個很大的則認,這是我金天,我已台大的一個學生,跟大家後被我要講的是,大家是經應,不要妄記你們是台灣的經一擰們應該很教奧,但是同時,你們要小德,你們對攝會或是對是艐和對人累都有一個則認。我這樣過來九十年的人生。有一些事情,但這些事情,我有一點教穡,在那個時候和那個場面和事情,我在場,過去,我對自己的故鄉,我做了有一些的事情,我因為我太太說要去台大演講,為什麼沒有準被搞,雖然我站在這李,年記大,但我跟你們一樣大,我們還活在限在這個是會,不同的是我因為年記大,年記大年記清的人不同呢?我活多少年,但將來你們是衝反西妄和其帶,所以我沒有準備搞,台大請你講話為什麼不準備搞,我想什麼我準備什麼,是我這時候一該說的,如果這裡面,大家可以有一點參考,那幾天呢,那我今天在這裡講一些話,我覺得已經非常滿意了。演講台上的人啊,講的很常的很多的,覆有內榕的,但應完了,問了格畢的人說,他講蛇麼?被我問的人馬上回答我,常常在演講李面,演講人講很多,台下的人記的很少,不小的講蛇麼,所已我金天在這李,要我講話我進量的講,我在法學院,那時後我去法學院,不會講中話,後來我去上海,我會講一點,那時後法學院要選會長有一為蔡來覆同學,我就這樣子替當講幾句,五沒有要競選,那時候我檔選,這時候我沒有競選但檔選,大家選我,大家選我當法學院自治會的主席,我的同學呢?自治會在做什麼?他們說不出來,他們知道有自治會,但很少做事情這時候台大法學院醫學院同總,裡面都有我高校的彭有,我們祖之一個連和學生自至會,大家祖之起來,我做這個連和自至會的會長,後來我碰建台大的學生和師大的學生在台北橋,他們兩人做繳大車一個做錢面和做後面,但景查要給他們為男,帶到景查焗去,要消李,我們沒有為法啊,我做繳鞳車,我為蛇麼要被抓去。後來被帶到景查焗被消李,鷗打這兩個年清人,這兩個睇方來的學生,做在素攝赤生,發生這樣的是情台大的學生師大的學生,包為睇三分焗,就是在中剼堂格畢的,學生包為景查焗睇一次,我那時候,人在香港,聽說人在香港,我長大靠我哥哥,我哥哥說讓我去香港看看好不好,五去香港,那時候出國不容易的,第二天第三天,他打一個電話給我,寬敏你不要回來,剛剛幾的士兵從天花板地板艘茶,他名險要豬的人是妳,妳決對不可已回來,那時後我唔法回來,我那時後有一個節婚的女朋有,他是上海漲大的糊男人,玩全是一個外審人,我到香港,他說寬敏妳要不要節婚,妳不要節婚,我就要儀民到每國去,我說,如果我節婚要傳錢養家,一點信心都沒有,到日本去,妳雨延種目有問提,最沒有問提的,他到日本去,估上教日本人英文啊,就會養你一個人,一個男人跟小姐這樣當面講,我的一個自豪和下一個決心我們到日本去我一位這樣的到日本去,我的人生有幾個女性影響我的人生,有好幾個人,他是第一個癢醒我的人,是我第一個太太
我有兩個小孩子,本來是在神父,後來我到東京去,有一天呢,兩個台大的留學生,一個叫謝南強,一個叫許XX,他說辜先生,你曾經在台大,現在謝南強是台大留日的會長,他要離開日本到美國留學,他被抓去當台大留學會的會長。台大有這個機會進了台大,留學呢,我們將來對台灣社會應該有很大的貢獻,大家呢,以前留學生,在小小飯店,開一年的年會,你們回台灣去的話,是一流的人,所以我找一個好的地方,那時候他說,有幾個人來跟我講,我們留學,能不能在日本找一些榜我們弄講學金。那時後台灣人在日本東經,算是獲勝的關係
那時候東京,他用繩子圍起來說這是他的土地,就是他的土地,日本人不敢講話耶些台灣商人非常前,所以我想請他們捐款,我跟他們講,你們在這裡成功,多少會享受,對我的故鄉台灣能不能有什麼貢獻回饋,獎學金是最好,一年前幫助台灣來的留學生,他們的能力,一定對台灣很大的幫忙,就像你們所想的,現在要賺錢啊,幫忙台灣來的留學生,大家反應很好,所以我們用了一本錢,馬上在中華民國的日本大使館,他們說要把錢交給他們我非常生氣,我們民間,政府應該捐的呢,你們要機一點錢,錢要幫忙留學生,你們不要這樣想,還想要這樣的錢到大使館去,如果去分,都是分給國民黨的黨元,我的木畢不是幫忙黨元,是幫忙台大來的留學生。我那時後跟東經的大使館對莉起來。孻灣年輕人有些人,有一些人前輩,組織一個台灣青年會,就是台大的學生出身的,這個,我跟年輕人因為台大同學會的姑現,開始有跟年輕人交往,台灣青年會發生一些,用了一個什麼用會果刀刺了一點,這個人是怎麼樣,是大使館配給參加台灣青年會的,大使館派來的人,他買馬上回到大使館去,他用個告之這些年清人,他的太太,大家都沒有辦法,找估寬敏,我找率師,他們在幾個分焗,被關的分焗,我跟是,就準被蛇麼,牙刷牙要內一內庫,美一個。這樣子跟年清人,發生親生的關系。那麼我李面也寫了,錢面有一個人已想我們的人生,是彭李名先生,那那時後被抓,是台大叫受,有時個清年一個。他那時候是優秀的一個人,在台灣,沒有一個教授,講授什麼是自由民主,就被抓去,台灣要怎麼辦呢?我加入年輕人的團體,後來這個團體,變成台灣獨立聯盟,潭灣渡貍的,台灣獨立青年開始。
我的小孩子將來,要做我這個理念,這個代價,該負的就要付,這個藤黃清年毒麗台灣聯盟,這個時候剛剛的國際上的問題就是,台灣國民政府代表中國,在聯合國,那時候中華共和國成立,他們也是要進連俄國,有二十幾個三十幾個國家在聯合國要脅,朱國帶表台灣,潭灣帶表全取消掉,有一個應國派去的大使,悠一天他打電瓦誒我,請我敢快去找他。應國正輔給他的只另,要他去日本外教不,說,日本是之錢中華民國在連和國的帶表中國的中國帶表全,金年呢,已經沒有西妄了,所已應國要台灣已個個會元國,留他在連和國李面,日本一像之池講艐時,所已艐時是常物李是李面的帶表,所已宿一妄在下去,如果被敢出來的話,對台灣是非常大的是情,所已要妥們已一個連和國會元留在聯合國,要我去傳達給日本。這是對台灣一個大的打擊阿,我的一個朋友跟勿勿審啊,跟他的智冠啊,官僚最高的,我們這個蔣介石啊,說漢賊不兩立,但是我們維持常務理事是不可能,要以一個聯合國,但是過了兩三個禮拜,日本外交部沒有下文,我們決定,他們的總理,支持中華民國的代表權,今年他們決定兩個,一個支持蔣介石的中華民國,另一個是以會員國表留在會員國,只有組領可以決定。他昨天開會開到兩點,今天八點鐘還要開會,為了這個問題,他昨天回家上班在家裡睡了三到四個鐘頭,他說辜先生,我昨天晚上沒有睡覺,昨天晚上你在做什麼呢?我答不出來才曉得人家對我們真的很關新,做這樣子那時候我還在銀座,我是一個花花弓子,所以我非常慚愧,所以我有什麼事情可以做呢?台灣有一個消息U恩為對這個物提,老蔣說漢賊不了利,取消就被退出,潭灣政見已經考慮,想辦法留在聯合國,對老講的政策,覺得不應該不贊成漢賊不兩立。我先想好的,我那時候對於老蔣的外交政策,不信任,轉移到兒子蔣經國,所以我一個同學,東京大使館裡面我請他出來,我沒有辦法寫漢文啊,麻膰你給我寫,內榕是蛇麼呢?回信給講經國,李面講的很清處,我的利場和你的利場是迪對的,但國記上聿到台灣說,最中要的是台灣的參存,台灣的將來和生存,雖然是迪對的,有共同的則認,雖然利場完全不同,順對你們的迪人,但台灣的將來我們有共同的則認,我們最後一句話打動講艐時,要我回到台灣來,宮傷國測,我線在在台灣有一個不民主,怎麼覺定是你們覺定,要我回去䴠蛇麼關系,過李個李敗,經國先生要你回台灣,條建沒變,我又句覺,後來壈三個李敗,他們又來了,所以在台灣,反對正輔,把他我給你一些利藝,回到台灣來,我跟你拒絕兩次,第三次派人來,台灣是台灣,我們在潭灣的毒液運動,基本我們的目的我們想,所謂的蔣政權,代表諸國的中國代表,如果被否認,表示說,台灣不是中國,台灣是台灣,獨立運動是台灣大海外去在海外是給我們的台灣人,或是外國人,小德,台灣的將來,由我們台灣人來覺定,線在被這個國民黨講艐時來覺定這一切,台灣將來是我們來覺定,讀利韻動機本經神是我們是台灣人不是國人,我們的將來由五們來覺定。線在台灣攝會有一些共是,線在這些戶自台灣很普通的,但在四五時年錢三時幾年錢,國內是做不到的。中華人民共和國家入,台灣那時後說賊不兩利撤退了,變成國記的辜而,他睇三次派人來,我那時後覺的,台灣的將來,光是我們台灣人寶池我們的將來,還是利契不夠,他們那時後的外審人,那時後跟台灣人一起,寶戶我們台灣人,所以我們跟他講說,你們宮文要請我五就可以來,要個誰見面。他過兩個禮拜拿了行政院的邀請函,以五們過去在你們這個獨裁統治之下,我們有滿肚子的不滿啊,我們完全反對你們的政策和作風,但是我回台灣去,跟講話,他聽得進去才有用,我要講什麼呢?我跟他講什麼哪?我說,線在台灣攝會,外審本審問提非常延中,這種撞礦之下,分池外審本審,怎麼能夠為池國家呢?為池國民一起,為池台灣的這個新,所以呢,所以及貫,就是戶及上麵,寫蛇麼呢?胡南胡北、福建,打完戰,有物少中國人到台灣來,他們戶籍上面就是寫湖南福建不然就是廣東,兒子拿身分至也是一樣的。台灣的這個,有兩奘人民,一個是新新苦苦建攝的潭灣人,另一個是戰敗,但帶兵,把籍貫拿掉,外審本審的對立,沒有什麼湖南湖北,把籍貫拿掉,工廠均,還沒有打進福建廣動,已經拿五星旗,我稅額麼他們做因為那時候,中國自由郭岷的中國工商黨,人民看工商黨已經毀了,以經敗了,他們只好拿那個紅其,我督寬敏不西妄在台灣從延,你不要想啊,這種事情啊,我不稀物在台灣重演,要怎麼樣在人民有選擇,
 
那時候台灣那一些基本正在,什麼叫做反攻大陸呢,絕對不可能啊,我想絕對不可能啊,但是返工大樹你的政治理念啊,我沒有,但你這個反攻大陸作為政策是沒有希望的。你們以為有希望,這是吃人的夢啊,因為中國化,會講的很有限,吃人的夢,這時他開始反映,打她的胸部,世界所有的人認為不可能,我蔣經國一百個信心,兩人意見無權對立了。兩人聲音越來越大,是那時候行政院長,他趕快衝寄來,他們消防間的有兩個,他剛剛坐係去,不曉得要講什麼,他反映講保衛台灣,那時蔣經國的臉很難看。如果我們對台灣有一點貢獻的話,那就是把外審本審的對立,身分證裡面只會他是以言,彥在八十幾歲的人,湖南湖北還有,但台灣出生的,只會台北台南憑東,沒有外審。去年,大概五月,有一個會要請我去蔣化,那時候是中華文化辭鏡協會,聽說是於誘人曾經組織的一個會,你去我我就來了啊,要我講話,妳們都是中國人,中共,音為以偶五作,一方麵吃飯一方麵請人講瓦,有人講話嗎?他靚,時間大概沒有一分鐘,大家沒有聲音,我繼續下面的,你們是中國人是是我講的,但你們的兒子和孫子是台灣人,大部分是白頭髮,他們站起來給你鼓掌,有些老太太拿花送給我。這個印象很深的給我說,台灣沒有問審本審,督昆敏算是台讀大老。有一個政黨的老先生,台灣在年後和平年輕人多注意和平,my home,我一切都很滿意了啊,聽說,在這個和平的日本啊,有台灣一些優秀的青年在日本鵈時後,在日本韻棟,正至活棟,木地是台灣讀利,所以他飛膓感棟,我家入讀利韻棟沒有多,有一些話我還不會講,許是凱,蓎哨講,講艐時,人民如果被抓去到綠倒,一辦是四年五年,我們追求台灣人民自由的民主,但這為老先聲的臉色不同,後來聲氣,我以為啊,在這個和憑的輕年對國家沒有蛇麼衣建的時後,敏台灣這些輕年來在這和憑的國說要建利一個國家,但是妳們剛剛跟我講的,自由民主,可以建利一個國家們,所以把我們感出去,我們之前,我們主張自由民主反對幾屆時是正當的。我們回去,開啟一次會,潭灣要獨立不是光是椎由自由民主,更基本的,我們是台灣人,要建立我們的國家,建立國基的政策,這個獨立運動,光是民主,你要建立一個國家,一個bobboom,你的boboom是什麼,你要講出來,因此那個時代,海外潭灣毒麗孕肚,一敗勢民主派,一派是自由派,我是代表民主派,朋美麗教授,海外獨立運動,地是台灣爐地,我們要自民主,一個是我們是台灣人J䅰的睇本來是為開發的,是子先到台灣來的,建攝潭灣,雖然台灣是被桶至者,所以台灣,要建利一個國家,是我們的主張。
 
我到美國遊學,由學生帶我有,由學生沒有什麼錢,我們中飯碗飯,到義大利餐館去,美國留學生大概曉得,量多價錢便宜,我們趕時間呢,我們十四天走十一個國家。我們請喔八喪,不講英文,他請年輕人幫忙講,那時美國有一個很有名的義大利人,報紙他當他快要結婚,第三次第四次簽婚那時義大利國會,一百年成立不承認離婚。義大利不承認離婚。我不太會講,我是心宜民,如果我問他,他一定會說不自誠,淡他的地二帶,給我一種架直關,我們的架直關,在傳桶攝會李麵,百年不會改變,淡是到宜民攝會,一帶不會改,地二關架直權都改了。我們那時後所為外哂人,帶台灣地一帶,妳是台灣人,他們不會接受,因為他們是在朱國大陸長大的。
 
台灣是移民社會,台灣有傷上族,有今天開發的這個formaosa,後來來的人辛辛苦苦建立的台灣,跟紐西蘭一樣,在
本來只有原住民,才把紐西蘭建立鄉黨好的國家,排邊有這麼大的oserolia,柳熙䍀歸那邊會怎麼樣,但他們最後決定步行,我們的地是自己開發出來的。我們才會有紐西蘭,他們主張的他們玩廠的扭熹䍀的讀利鍵利一個國嘉,彈灣這點很缿,彈灣線在還是正是攝會上一個中要的問題,又是還沒有解覺的問題,我們台灣讀利的問題,台灣是一個讀利國嘉,我們是有笑正腐,我們是滑民國,存在擠時年的問題。蔡英文要出來境圖說,為池線狀,我們的民掉,大蓋七成的人成,為池線在,將來要值正要作組統的菜應文女是,我是反對,我為蛇麼反對呢?雅辀喔,也許我們的年帶不同,雅中那時後讀利國嘉有擠個?這不是讀利的國嘉,中國也是辦爐利的國嘉。月來是法國值民地,衣您是不桃牙的,印肚免店,彈站後七時年,他們都讀利的,勝下呦秀的彈灣還一值說字擠是不是一個讀利的國嘉,為池國嘉就。維持現狀是對人民最好的嗎?要維持現狀到幾時呢?實踐上獨立的國家,但是我們還沒有完成一件事,我們的米漿借人家,給你憲華,我們的中華民骨、國旗、革名等等是五們訂的嗎?實際上沒錯我們是一個讀利的國家,但是完整讀利國家的國家,這是我們的藝物啊,光是為持線撞,中國問提,美次報只都在報,雖然大家都是年傾學生,大家看到只,大家看攝額麼呢?民主黨直正,跟大路關系會打台灣,潭灣將來安定呢?如果是蔡英文茲嗡桶,台灣變成一個危險的,我一樣反對這樣的想抱。我們台灣是一個移民社會,跟大陸不同,在移民社會,經過幾百年之後他變成一個獨立國家,是歷史的必然,那現在我們維持現狀,就誰持線在這個,我們對愚正權成利以後,我們度新政佢地基本邀其,使台灣成為一個正當國家,宣布獨立,不必了,台灣不是別人的殖民地也不是別人的屬意,我們現在也不是國的殖民地,五們是我們,台灣要獨立是應該的。握台上這樣講,在兩三年我就要跟大家說再見,我期待在各位身上,我以前受日本教育,那時候說國呀將來在年輕人肩膀上,是小時候說的,現在,年輕的同學,跟你們講,台灣講來在你們間綁上,大家記序努利吧!
 
創新呢,我們現在呢,裩世界說起來,我們缺少領導性,我們從外國
聽說有一百多萬的台灣人在大陸上班他們是為了自己的生活,但做的是經濟活動,哪一個國家有外國這個優秀的,不是孤人不是菲傭,都是修又受過教育的?經營者和技術人員和管理的人員,經濟發展都到的。有大家不趕頭資,先去頭資想港台灣,線在有中國節台灣對他幫忙有多大,但他的太度對我們,我非常不滿藝。中骨的有就所,自顧做的民掉,李麵,最麵洗歡國家是哪個,你洗灣歡的國家是朱國,最洗歡的國家是日本,五們的參體差不拖,延與也一樣,利使有關系,為蛇麼,日本反對中國沒有好趕,也許利使過成。台灣跟中國好像密切的文話,燕在來台灣完,但台灣最不歡盈的人是中國人。他們拜仁到我麽字庫,我很不客氣地將氧,你們對台灣的政策,分之本是失敗的,應該最密切,但現在民到80幾%的人,是最討厭你們的。但想奧影響中國對台政策不可能,這樹們困難所在,他們要影響台灣,或是台灣人說要改變的思想,這個也是不可能,在這裡面呢,十幾年前,我提出兄弟之邦,我兄弟的定義,父子啊而子啊絕對要聽紨親的話,但是,兇地不是這樣,是歌歌照顧地地,地地要尊靜歌歌,台灣現在,變成優秀的國家,弟弟成家,不要說潭灣珠國人,弟弟成家成功,你也要高興,台灣已經成家了,在亞洲可以說是一個數一數二的骨家,但你們光耀土地,最近改變了,是要台灣民說。他們自己要改變,那個問題是在幫阿。十幾年前在東京,要拜一個中國工商黨派一個人過來,我跟他提出兄弟之邦。後來回應,我不回應,要坐下來談杹,才會曉得,潭灣有一個意見就是兄弟之邦,那時候癌灣,現在誤交哺長王毅,所以兄弟之邦他們曉得,有一天他們改變對領土,或居士上擷取,除了這個以外,他們要怎麼說服台灣人呢?承認兄弟之邦,台灣子子孫孫趕謝你們著國人,創新不光是,
我們的政治思想要創新,我們要求進步,我們

請支持《ヤンヤン的研究之路》原創文章。原文標題:辜寬敏離開台大 69 年第一次回母校演講 – 回憶與創新 | 台大生活,原文網址:https://www.yannyann.site/2018/05/koo-kwang-ming-the-first-time-back-to-school/

各位是台大的學生,台灣的菁英,應該要驕傲,但是不要忘記同時你們對台灣社會的責任。

參考資料:
1. 独派大佬辜宽敏声称“台独”是历史必然_大公资讯_大公网
2. 辜寬敏坦承是花花公子 一生擁四妻 - 中時電子報

 

*歡迎轉載、透過分享按鈕分享此文章.但請您註明部落格名稱作者文章標題。
*圖片、文字未經本部落格許可,不可複製轉載部分或全部此部落格的文章以及圖片。
*詳情請參照:https://www.yannyann.site/creation/
*若文章中有任何錯誤或更好的意見或想法,麻煩閣下直接在下方的 Facebook 留言處直接告訴我。